泰州财经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财经人物 >

史蒂芬·罗奇:中国中央计划的结束

时间:2014-06-13 16:41来源:未知 作者:昵称 点击:
在提问之前,我先讲述了在制定中国主要经济目标时,目标值和预测之间的内在矛盾。目标值体现了早已过时的中央计划紧箍咒,而预测则与基于市场的结果更一致。目标值让人想到权力无边的国家指导增长机器——政府将不惜一切代价实现预......

  “现在难道不正是中国放弃增长目标的机会吗?”这是我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发展论坛第十五届年会上,向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提出的问题。

  去年11月举行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,公布了中国的新改革方案,强调市场力量在决定中国下一阶段经济发展中起到“决定性作用”,我的问题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提出的。

  在提问之前,我先讲述了在制定中国主要经济目标时,目标值和预测之间的内在矛盾。目标值体现了早已过时的中央计划紧箍咒,而预测则与基于市场的结果更一致。目标值让人想到权力无边的国家指导增长机器——政府将不惜一切代价实现预先确定的数字。

  尽管听起来可能像是钻牛角尖,但继续以目标值来作为经济目标传递出的信号是坚决明确的指导,这与政府的市场导向意图相悖。取消目标值这一概念难道不会传递出强有力得多的信号?中国彻底摆脱中央计划的痕迹难道不正逢其时?

  楼继伟的回答是:“这是个很好的问题。”他接着说,中国实际上正在摆脱单一的增长目标值思维。如今政府强调三个宏观经济目标:创就业、稳价格和促GDP增长。而正如李克强总理最近向全国人大提交的年度工作报告中所表明的,上述三个目标是按优先级顺序排列的,即GDP增长是其中优先级最低的目标。

  这给了中国及其决策者极大的腾挪空间来应对当前的增长减速。与大部分西方观察者不同,中国官员的思维要开放得多。他们较少关注GDP增长本身,而更多地关注产出增量中的劳动力成本。

  考虑到中国经济已经抵达结构转型的关键门槛——期待已久的向服务领导型增长动态的转变,这一点尤其重要。服务业目前已经在中国经济中占主导地位,服务部门的单位产出所需的劳动力,比制造业和建筑业加起来还要多近30%。在日益由服务业领导、趋于劳动密集型的经济中,中国经济管理者可以更坦然地面对GDP减速。

  去年是很好的例子。2013年伊始,中国政府宣布计划新增1000万个城市就业岗位。事实上,中国经济新吸纳了1310万工人——尽管GDP“只”扩张了7.7%。换句话说,如果中国能在GDP增长7.5%的情况下实现就业目标,决策者就不必恐慌,也无需祭出重型反周期武器。

  其实在今年的中国发展论坛上,许多部门的高级官员都传递了这一信号:经济减速,有;重大政策应对,没有。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也强调了这一点。他指出,央行不追求单一目标。相反,央行根据“多目标函数”制定货币政策,“多目标”包括价格稳定、就业、GDP增长以及外部收支平衡等,而最后一个目标体现了央行控制货币政策的权威。

  周小川强调,诀窍在于一一确定上述多目标政策函数中四个目标的权重。他坦承,因为需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金融稳定上,确定权重这一问题大大复杂化了。

  所有这些都使得中国与其增长奇迹的头30年截然不同。自20世纪80年代初邓小平开始改革以来,对中央计划的数字目标值的关注一直在减少。国家计委也转变为国家发改委,此外,随着时间的推移,经济管理者成功地在各领域一一彻底取消了苏联式的计划。但计划和总增长目标值仍然存在,而权力无边的发改委仍紧紧掌握着控制权。

  现在,这样的日子要结束了。新的改革“领导小组”正在使发改委边缘化,而中国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最高决策者——楼继伟和周小川——即将迈出市场经济长征的最后一步。他们两人都对增长目标做出了灵活的解读,这意味着他们和大部分发达国家的决策者站在了同一个阵营。计划现在成了目标设定的练习。自此,中国经济波动及其所隐含的政策应对需要以这种方式来考虑。

(责任编辑:昵称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