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州财经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证券资讯 >

全球基金大佬继续押注中国 外资持股限制有望放宽

时间:2015-03-23 10:11来源:环球网 作者:佚名 点击:
“虽然目前合资公司能够盈利,但我们并不喜欢作为少数股东,原本以为能在三年左右改变这一状况,但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,我们希望中国未来放宽外资持股限制,让外资基金公司可以控股合资公司。”Greg坦言。
  “虽然目前合资公司能够盈利,但我们并不喜欢作为少数股东,原本以为能在三年左右改变这一状况,但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,我们希望中国未来放宽外资持股限制,让外资基金公司可以控股合资公司。”Greg坦言。

  富兰克林邓普顿作为最早一批投资中国市场的外资基金公司,经过数十载的耕耘,目前其大中华区的资产管理规模已达350亿美元。以市值计算,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集团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上市基金管理公司。

  尽管一些国际投资者纷纷对中国经济表示担忧,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集团却依然选择继续押注中国。

  “我们认为目前市场上一些看淡中国,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有些过分夸大。当中国整个经济规模不断增大,很难继续保持10%以上的增长率。在目前的庞大基数上,即使7%的增长率对GDP的绝对贡献却超过以前更高水平增长的贡献。”富兰克林邓普顿全球首席执行官Greg Johnso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。

  以市值计算,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集团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上市基金管理公司,截至2015年2月底,旗下管理资产规模达到8941亿美元。

  同时,他指出:“一些投资者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,依然希望实现每年15%的投资回报并不现实,投资者们需要调整投资回报预期,考虑到潜在的通缩风险,在很多市场每年获得4%-5%的投资回报已经非常不错了。”

  对于过去数年发达市场跑赢新兴市场 ,Greg指出,这种市场分化的态势必将进行调整,“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速度领先于发达市场,而且前者中很多经济体都受益于低油价。此外,目前对新兴市场的担忧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。”

  他表示,原油价格的暴跌在投资市场产生了诸多不确定性,投资者想方设法规避风险。经过一段时间后,低油价对不同新兴市场的分化作用即将显现。我们相信中国将成为主要的受益者之一,这将有助于刺激国内消费。

  “目前来看主要的增长点来自于新兴市场的股票 ,无论是从估值还是市盈率的水平,都十分具有吸引力,但这部分基金产品在销售方面的确存在一定困难。此前,我们的全球债券基金在爱尔兰等市场的投资中获得十分突出的回报。但在做出投资决策之前,我们会综合评估这些市场的长期发展前景,比如债务占整体GDP的比重等。”他说道。

  谋求控股合资公司

  富兰克林邓普顿作为最早一批投资中国市场的外资基金公司,经过数十载的耕耘,目前其大中华区的资产管理规模已达350亿美元。

  1987年,在“新兴市场教父”麦朴思(Mark Mobius)的带领下,富兰克林邓普顿在香港设立了投资研究办公室,随后于1991年正式进军台湾市场。2001年公司在北京成立了代表处。2004年11月,携手国海证券在中国设立合资公司国海富兰克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,并于2007年在香港与中国人寿成立合资公司。在此期间,公司陆续开展了QFII和QDII业务。

  “虽然目前合资公司能够盈利,但我们并不喜欢作为少数股东,原本以为能在三年左右改变这一状况,但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,我们希望中国未来放宽外资持股限制,让外资基金公司可以控股合资公司。”Greg坦言。

  2001年年底,《境外机构参股、发起设立基金管理公司暂行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的出台为合资基金公司的设立正式打开大门。2002年,官方颁布了《外资参股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规则》,从此拉开了基金业对外开放的序幕。按照规定,目前外资持股境内基金公司的最高比例为49%。

  然而,他表示:“总体而言,我们对整个中国市场的前景十分乐观,考虑到不断增大的中产阶层,以及传统的高储蓄率文化,中国市场对我们充满吸引力。政府推行的一些养老退休计划,将会给基金管理行业开辟庞大的市场。”

  “一些国际投资者尚未接受中国经济的新常态,当某个国家的经济结构由投资和出口主导转变为消费主导,经济增长的波动幅度将会明显增加。然而市场对这种波动性尚未适应,和其他海外投资者相比,我们更加看好中国。”他说道。

  与其他资产管理公司激进扩张的方式相比,富兰克林邓普顿的业务策略倾向于水到渠成 。在香港,其资产管理规模由最初8亿美元已增至100亿美元以上;而台湾市场亦已成为其美国之外其中一个最大的市场,资产管理规模超过200亿美元。目前公司在亚太地区的业务超过50%来自于养老基金、主权基金、央行等在内的机构客户。

  试水ETF产品

  开放式共同基金近年来不断受到被动型基金,尤其是ETF的强烈竞争,这对传统的基金管理行业业务拓展带来了挑战。

  “整个基金行业的利润率目前处于极低的水平,过去一年整体主动型管理基金十分困难。我们的确在考虑增加一些smart beta,比如量化研究等要素来增加一些额外的投资回报,但我们坚信在常态的市场周期中,主动型基金能够提供更好的回报。”Greg坦言。

  Smart beta策略是指不跟踪市值加权的标准指数,而是根据价值、规模、趋势、波动率和股息收益率等指标选股。

  “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主动式管理ETF对比一般的ETF是更有效的被动型投资工具。市场上对主动型和被动型管理基金孰优孰劣的讨论异常热烈。我们已经推出一些主动管理ETF产品”试水“。”他透露。

  2013年底,富兰克林邓普顿在美国市场首次推出短周期债券ETF产品,帮助固定收益投资者规避美联储加息对收益率的影响。事实上,其他美国基金行业大佬们近年来也在积极布局ETF业务。美国基金管理巨头贝莱德(BlackRock)早在2009年就从英国银行巴克莱银行收购了旗下巴克莱国际投资管理公司的ETF业务。

  同时,Greg指出,过去数年媒体一直聚焦主动型管理基金跑输标普500指数 ,“然而这类基金平均配置5%的国际市场股票,鉴于近年来美元兑其他货币大幅升值,必然导致这些投资组合收益受到影响。因此更合理的做法是比较风险调整后收益(risk-adjusted returns)。”

  他表示:“虽然在短期来看不同时期的投资风格有所变化,但我们85%-90%的资产在十年甚至更长的时期内经历不同的市场起伏,依然能获得让人满意的风险调整后收益。”

  与其他美国的基金管理公司相比,富兰克林邓普顿一直坚持押注全球市场,尤其是新兴市场。“我们没有对冲这些货币与美元的汇率风险,虽然股票本身表现不错,但由于全球各大央行的举动让货币市场出现前所未有的震荡,导致美元异常强劲,从而给我们旗下的基金收益带来很大压力。”

  2014年,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均明显升值,这是自2000年科技泡沫以来首次出现。衡量美元与一篮子货币的美元指数去年同比飙升13%。其中,一些新兴市场的货币汇率更惨遭“滑铁卢”,俄罗斯卢布兑美元由于油价暴跌狂泻46%,阿根廷比索下挫23%,哥伦比亚比索则蒸发19%。

  第三代掌门人

  富兰克林邓普顿成立于1947年,由Greg的祖父Rupert Johnson一手创办。Rupert曾在华尔街经营一家零售证券公司,因十分推崇美国立宪之父Benjamin Franklin“节俭、审慎”的储蓄及投资哲学,所以以其名字为公司命名,并以富兰克林的头像作为公司的注册商标。

  “祖父大约在他50多岁就退休了,我并没有直接和他一起工作。但作为经历大萧条时代的那代人,祖父崇尚稳健理财,永远紧盯着各项成本,并强调要用常识判断来进行投资决策。”Greg表示。

  在祖父退休后,由其父亲、当时年仅24岁的Charles Johnson接手管理,在父亲的带领下,集团的资产管理规模由最初250万美元迅速扩张,并于1971年在纽交所上市,上市代码为BEN,以此向富兰克林致敬。

  “祖父Rupert 非常崇拜Benjamin Franklin,我们从小就被要求读他的所有传记,读完一本拿到10美元的奖励,他还会偶尔对我们进行测验。现在,我的父亲也这样要求我的孩子们。这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家族传统。”他笑言。

  Greg表示:“父亲一直坚持用常识(common sense)的心态来进行各项投资决策,虽然常识听起来很容易,但大多数时候人们通常将简单的问题弄得很复杂。”

  父亲对成本控制的严苛与祖父Rupert同出一辙,“他一直强调,无论市场情况如何乐观,永远要控制成本。这已经成为公司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”

  Greg透露,自己高中开始,暑假就在公司的邮件收发室,负责收发各类信件和文件。但大学毕业以后,他并没有直接加入家族企业,而是在Coopers & Lybrand担任会计师。他坦言,这期间看到形形色色的公司,可谓“阅人无数”,这对此后正式接手打理家族公司,进入资产管理行业是绝佳的训练。

  “在接管家族生意方面,父亲每年都会把公司的年报发邮件给我,但他从来没有给我任何压力,我现在也这样对我的孩子们, 我认为他们应该自己决定自己想要做什么才会快乐。”

  作为一家全球拥有超过8500名员工的大型资产管理公司的掌舵人,他表示:“基金行业可谓是星光熠熠,作为管理层你要适应一些明星基金经理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,并能保持十分坦然的心态。”

(责任编辑:昵称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